曙芒

阿卷:


【闪光少女】热爱是一种稀缺能力


“你为什么喜欢萤火虫啊?”

“因为萤火虫会亮。”

“系主任的头也会亮啊。”

“因为萤火虫很酷!”

“有吗?”

“萤火虫那么弱小,按说它们应该隐蔽起来,保命最重要。可是它们却偏偏要发光。”


有些人就跟这萤火虫一样,明明应该躲在暗处明哲保身,却偏偏要出头。有点傻。

比如陈惊。民乐在学院里什么地位她心里没数吗,那个她傻乎乎喜欢多年连扬琴算不算乐器都不懂也不想懂的傲慢学长根本不喜欢她,她不明白吗。

人人都懂知难而退,独善其身,但陈惊这种人是不懂的——她只懂知难而上,只懂追随本心。哪怕结局早已明了。


世上就是有这种傻子,明知道山有虎,偏向虎山行。


为什么会这么傻?

因为热爱。热爱让人头脑发热,让人变傻。可这份傻劲,却是人生宝藏。


随着年岁增长,人们看待事物的眼光不再是爱与不爱,而是该与不该。

就像那个冷酷的钢琴学长,音乐对他而言只是走向人生巅峰的工具,黑白琴键下的音符也只是人生的勋章。

在他眼里,这些都是人生舞台的道具,道具只是死物,谈不上喜不喜欢,更谈不上热爱。


在声色犬马的时代,热爱似乎变成了一种稀缺能力。

很多人曾经拥有,后来终其一生都未能找回。这俨然是人生缺憾。为了掩饰这个巨大缺憾带来的疼痛,只好安慰自己:做人要务实。

有一些人,他们从来不知道这东西的存在——或许他们最幸福,不必瞻前顾后,也不会痛彻心扉,就那样迷迷糊糊过了一辈子,倒应了那句“傻人有傻福”。

还有一些人,是不要命的萤火虫。


真正毫无保留爱过什么的人,不会不懂萤火虫的快乐与辛酸。尽管在务实主义者眼中,这些不过是飞蛾扑火的愚蠢。

没有谁对谁错,只是选择不同。

选择带来蝴蝶效应,从此他们变成完全不同的人。


无论如何,愿你永远为曾经的选择骄傲。求仁得仁,落子无悔。

热爱本身就是一种无价财富,它所带来的那种发自内心的巨大喜悦,是生命极乐,是输赢快感永远难以取代的。

只要你还有爱的能力,总能在往后的人生中不断找回这种喜悦。

别轻易舍弃这种能力。